联系我们
曾3次错失诺奖为造隐姓埋名17年归来已是满头银发
发布日期:2021-10-28 11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71年前,中国志愿子弟兵带上简单的装备,跨过边境,跨过鸭绿江,投身到朝鲜战场。

  中方指挥司令部怀疑,投放的极有可能是,要求国内派出专家,亲自来到现场确认。

  收到前线的指派后,有那么一个人,当即做了一台便携性检测仪,不顾生命危险赶赴战场。

  作为家中老幺,王淦昌出生在江苏枫塘湾的一户中医世家,才不过4岁,父亲便撒手人寰,母亲后来又跟着病逝。

  虽然身处纷乱年代,但所幸王父生前行医多年,积攒下不少家财,一家人尚可生活无忧。

  他常常在实验室里待上一整天,超时使用仪器设备研究学习,屡次被发现后,向来出了名管教严厉的系主任,也不无偏爱地对王淦昌说:

  当年,因极力反对腐败无能的北洋军阀,北京爱国蓬勃发展,王淦昌也是热血进步青年中的一员。

  1930年,王淦昌离开了清华,考取了江苏省官费留学生,前往德国柏林大学深造。

  当时负责带领他的导师来头可不少,是著名的原子物理学家迈特纳,被爱因斯坦称赞为“我们的居里夫人”。

  在一次学术研讨会中,有科学家提出发现一种能够穿透10厘米厚铅的能量,不少人认为是伽马射线。

  他立马跑去找导师迈特纳,向她提议说,用更先进的探测器“云雾室”来重做实验,也许能够搞清楚真相。

  还规劝他说:“你很聪明,但重复他人实验没有意义,自己开辟新路,才会达到另一座高峰。”

  仅仅过了两年,英国物理学家查德威克,同样想到用“云雾室”重做当初的实验,结果发现了震惊世界的新粒子——中子。

  它的威力轻易能够将铀的原子核击成两半,也就是传说中的裂变;中子的发现,相当于一把钥匙,打开了的大门。

  而得知了这个消息的迈特纳,直接惊得连手里的杯子都握不住,满怀愧疚地跟王淦昌道歉。

  博士毕业后,王淦昌一一拒绝了导师好友的挽留,决意要回到那片已烽烟四起的土地。

  回国的途中经过英、法、荷、意等国,王淦昌每到一个地方,都会争取拜访当地的物理学大师。

  但热爱足球的大师去观赛了,并不在家,王淦昌扑了空,拐道路过小酒馆时,他看见一富商,借着酒劲摔瓷杯玩乐。

  由此,29岁的他成了大学里最年轻的教授,被同学们亲切调侃为“娃娃教授”。

  这位学识渊博、谈吐幽默的“娃娃教授”深得学生喜爱,自然也避免不了有人偷偷心生爱慕。

  因外婆和大哥担心,失去双亲的他无人照顾,作主给他聘了王家世交的女儿,叫吴月琴,比王淦昌还大上3岁。

  班级里有一位才女,仰慕王淦昌许久,然而某一天她看见,风度翩翩的教授竟然亲热地挽着一位,挪动着三寸金莲步伐走路的女人,后边还跟着几个小孩。

  1937年8月,前线“淞沪会战”失利,浙江大学被逼开始“流亡”之路,全校师生集体迁徙7次,足足2600公里。

  西迁过程中,天上不断有敌机轰炸,曾经一天落下118枚炸弹,教室、宿舍被炸毁,行李、书籍被焚烧。

  每当警报拉响爆炸正在发生,他依旧能面不改色地站在洞口,动情地给学生讲授物理学的玄妙。

  程开甲、钱人员、吕敏、胡济民、忻贤杰、李政道……几乎都是王淦昌亲手教导的学生。

  1941年,王淦昌写成了著名论文《关于探测中微子的建议》,提出间接证明中微子存在的办法,并发表在美国顶级学术周刊《物理评论》上,被物理学届誉为“王-阿伦方法”。

  最终,美国物理学家莱恩斯,通过“王-阿伦方法”在实验中成功观测到了中微子,摘下了诺奖的桂冠。

  另一边,日本军国主义的爪牙,发疯般在世界战场上扩张,终于捅破了美军的底线月,几架身涂白星的银翼巨鸟飞抵广岛、长崎上空,找准位置后,双侧机腹打开,两颗万吨重的一坠千里,狠狠砸在日本陆地上。

  惨遭重创的日本,自此投降跪地,俯首称臣。世界各国也纷纷震慑于“蘑菇云”的威力,加紧推进核武器的研发。

  虽身在偏远的贵州,但紧跟时事的王淦昌,也抓紧机会绘制构造图,向学生们讲诉原子核物理的奥秘。

  起初,中国向苏联申请帮助,苏联刚开始也是满口答应,不仅应承帮忙建立核反应堆,甚至还让中国派出学者,到苏联学习核技术。

  但万万没有料到,国际局势风云变化,先是苏联开始对中国主权试探干预而不得,双方关系逐渐僵化。

  而且王淦昌带领着团队,又再次作出一项壮举:发现了世界上第一个反西格玛负超子。

  这个发现填补了微观物理世界体系的一项空白,消息一经公布,轰动了国际物理学界。

  几乎所有人都坚信,只要王淦昌愿意继续研究下去,获得诺贝尔奖不过是时间的问题。

  这项政治任务,掌握了国家最高机密,一旦加入就要隐姓埋名,放弃所有身份和联系,即便是对着家里人,也不得透露半句。

  自这天开始,王淦昌便顶替了苏联专家的位置,成为中国核武器研究的“三大支柱”之一。

  但王淦昌他们,几乎是两手空空;无奈之下,只能带着一帮科研尖子,去北京的旧货市场里“淘宝”。

  邓稼先拿手里的糖果跟小孩交换铜丝,有人去医院的旧装置上提取氡气,甚至到垃圾堆里翻找零件,差点被警察当成小偷……

  但大家都斗志昂扬,垒起碉堡,扎好帐篷,迎着风沙尽可能多地积累实测数据,再根据得出的结果,调整研发方向和进行炮轰实验。

  这支远在西北的科研队伍,只有馒头和干菜汤作为每天的食粮,最艰难时,甚至连老鼠和树叶都要用来果腹。

  因为营养极度匮乏,大家的身体都出现了亮起了红灯,夜盲症、反应迟钝、全身浮肿……

  美国得知了中国的核武器计划,正计划打算动用武力摧毁,海峡对岸的蒋家父子,更是积极表示可以出动特种部队当先锋……

  王淦昌他们只能紧急转移,放弃原本苏联的选址,来到离罗布泊新试验场更近的金银滩,一个海拔3800米,最高低温差有80多℃的地方。

  这里哪怕是年轻人,也常出现缺氧头晕、嘴唇发干发紫,流鼻血等高原反应,何况当时的王淦昌年纪最大,又患有高血压,却仍旧总是冲在最前头。

  比西方国家预料的时间,还要提早了整整5年。而他们也都猜到了,这次实验背后的主持者,就是王淦昌。

  等到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,重新恢复身份的王淦昌,已是满头银发的71岁老人。香港六合官方站金钱豹